【中世纪AU/双弓】于微光中07

注意:
没有写文基础的脑洞产物
设定和逻辑上可能有bug
后文有提及其他cp


同往常一样,买了些药和菜后,我直接回了家。

伊莉雅今天气色比起往常要好上很多,雪白的脸颊中透着健康的红润,“emiya,把菜给我吧,晚上来试一下姐姐的厨艺。”

她从我的手中拿过蔬菜和鱼虾,一副干劲满满的样子,提着它们进了厨房。她时不时向我看过来,抿着嘴唇,但眼神暗示我不要插手。

看着她努力的样子,我宽慰自己,难得她有那个兴致,偶尔胡闹一下也许还不错。

不过还是希望饭菜能保持在在五分熟和没焦之间吧。



回到室内,那个孩子安静地睡着,仿佛死了一般,连呼吸都不是很明显,但是他确实是活着,沉沉的睡着。
我有点担心他还能不能醒过来。

伊莉雅哼着我不知道的调子,托着两盘菜摆放在桌子上,然后又转身端了两碗饭进来。

出乎意料的是,饭菜看上去像是都能吃。碗中米饭晶莹饱满,菜的色泽也像一回事。

可能我的直觉出了问题,伊莉雅没准真的有厨艺方面的天赋。

我和她端起碗筷,一起开动。


某天,我决定把那个孩子扔了,并且这么做了。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醒。

他醒不醒不重要,他其实一直都是不吃不喝昏迷不醒又保持呼吸的模样,只是占地方。

但这让我很不舒服。

我很害怕。

我已经有几年没有体会到这种不安的感觉了。



他的确消失在了这个家。


伊莉雅什么也没说,她的注意力似乎被我今天带回来的发带吸引住了。她都这么大了,我平时都没送过她什么女性的饰物,作为弟弟也是很失职啊。

今天很平和,可是我的不安并没有消失。


隔天,我去了丢弃那个孩子的树林。

我绕了很多次路,我并不记得这里路有这么复杂。

我心里莫名有些焦虑,但是没事的,这树林里并没有狼虎豹熊,那个孩子或许没事。

还是让我找到了那个地方。

树叶像是飘在水里,缓慢地向下飘荡,它们落在了一口银色的大盒子上。

我迟疑地拂开盒子上枯黄的落叶,在接触那盒子的一瞬,我清楚地在冰冷的金属表面上感受到了心跳。


白发青年喘着气醒了过来。

一名年轻的女性碰巧从屋外经过,“emiya先生,你怎么了吗?”格兰尼公主本来借着父亲迎接费奥纳勇士团的机会,从会客室偷跑出来,想见那个人一面,没想到只遇到了刚睡醒的emiya,“你知道……迪卢木多他在哪儿吗?”

当这位尚未正式编入团内的青年答应帮助她和迪卢木多私奔时,不论是实力还是目的,她总对他放心不下来。但只是询问的话,或许还能一信。

“格兰尼殿下,抱歉。”青年意识还是有点昏昏沉沉,但眼前的利害还是能立刻判明,“在并不建议您在此时和迪卢木多私会,还请您在三日后晚宴前先回到团长芬恩阁下的身边,等时机一到,在下自然会接应,让你和迪卢木多离开。”

公主咬了咬下唇,“我,我知道……可……”

“既然知道,那还请您先回去。如果你们真心相爱,那就不应该计较一时的相处时间。”白发青年十分不骑士地打断了她的话语,午睡睡得太过昏沉而皱起了眉头,“和一个异性共处一室,实在不是一个淑女应有的行为,请您先回去吧。”

公主捏着衣裙,没说什么,提着裙摆又离开这里。

他坐靠在床边,揉着额头,思考着如何能多灌别人两杯而自己逃过被灌酒。

他的思绪逐渐向那个梦上攀附缠绕。健康长大的姐姐,不曾更醒的自己……然而这只是个虚幻的梦罢了。

“你也该进来了吧,大热天的,上半天一直在训练,现在还想在屋外晒太阳吗?”

屋外的男子抹了抹脖子里汗,应言走进屋内。他给自己倒了杯水,畅快地一杯饮尽,长舒了一口气。

但当他看向青年时,舒心的笑容又不禁转为消沉的愁容,“emiya,在过半年到了年纪,你就可以算作正式团员,真的要为了帮助我而放弃我这个机会吗?”

白发青年示意男子也给自己一杯水,“我临时加入费奥纳,只不过是为了增加历练,没有长期呆在这里的打算。而且,你最想问的不是这个吧。”

男子将水杯递给青年,犹豫着该怎么说。

“我并不是初识爱欲,我曾经爱情的感觉,和这次……有哪里不太一样,虽然有可能是这次考虑到了长久的未来……可是,格兰尼公主更是芬恩阁下的未婚妻,我,嗯……我和她两个人……我不知道能不能给她想要的幸福。”

“……”

青年盯着空白的墙壁不作声,一口一口喝起了水。

青年将杯子递还,“你愿意和她出逃,或许已经是她的幸福。”

即使是她自己一手安排的,那位公主恐怕也得用女人的整个青春来换这一时的幸福。而迪卢木多也得放弃几乎现有的一切。

这简直是诅咒一样的东西。

青年叹了口气。

————————————
假装能写完这篇_ノ乙(、ン、)_
不过即使多个肝而少两个游戏和追的番似乎也不能根治懒癌(´-ι_-`)

评论(1)
热度(13)

© 行易桓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