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抄袭盗图盗曲(大写)
剧情解谜类手游爱好者
专注多年冷CP,开始自割大腿肉,期待文笔的提升

【双弓/中世纪AU】于微光中03

注意:
没有写文基础的脑洞产物
设定和逻辑可能有bug
后文有其他cp提及



爱因兹贝伦总是与雪密不可分。即便是移居到靠近南方的城镇,附近的气候也能逐渐变得无常。冬日未至,雪花已洋洋洒洒地在天地之间飞舞。

可是这完全影响不了卫宫一家三口出门寻找胡桃冬芽的兴致。

自从搬家后,伊莉雅比以往更加期待找冬芽的活动。比起总是拿一些奇怪的胡桃远亲来冒充的爸爸,和实力相当的弟弟比赛才更有意思。

不过他到底是怎么能快速看到胡桃芽的!为什么男生会长得比女生高呢!真是没道理!不公平!可恶,但是伊莉雅是绝对绝对不会输的!

到了目的地,女孩不断地在内心给自己打气。她主动要求从爸爸宽阔的肩膀上下来,在比赛开始前,仰着小脸,拉着弟弟的手,一本正经地对他说,“艾米亚,今年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女孩的活跃感染了他,白发褐肤的少年的脸上泛起笑容,“嗯,我也不会轻易认输。”

二人在家长的见证下第三次手拉手跑进胡桃林。卫宫切嗣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们二人身后。

“这是第一个!”伊莉雅左手拉了拉弟弟,举起右胳膊指着高起她三四十公分高度的胡桃芽,兴奋地对着家中的两位男性说道。

少年伸手捏着女孩指着的芽,“是呢,伊莉雅真厉害,不过,我也找到了。”他抬手,勉强够到更高一些的树梢,左手的食指和拇指间的正是又一个胡桃芽。

“要叫我‘姐姐’,艾米亚!”

经过一两年的“锻炼”,弟弟眼神也准了许多。拼着常胜冠军的荣誉和姐姐的尊严,伊莉雅认为绝不能输给弟弟。她松开了握着少年的手,高高地仰起头,在更高的树梢上寻找着冬芽。

不行,来太早了,芽根本没发几个,其他的也只是像爸爸那样胡乱“认亲”的假胡桃芽。可是自己才不会像爸爸那样耍赖!不能就这么输了!

“是第二个呢。”

才燃起的斗志被少年的话一瞬间浇灭,“什么!”危险了,危险了,至少先得打平,我的第二个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呢?

“呀!切嗣快来看,是……”光顾着抬头寻找冬芽,女孩在高兴之余不慎被地上的树枝绊倒了,她的整个身体扑倒在雪地里,胸膛艰难地喘息着。手脚被抽去了力气,无力地在雪面上划动。

“伊莉雅!”

“伊莉雅!”

在女孩十几步外的两人先前轻松欢愉的表情完全被惊惧取代,卫宫切嗣托着女儿的肩膀,扶起她的上半身,“伊莉雅,头晕吗?要不回去吧?”

“姐姐!姐姐,我,我们要不先回去吧,雪似乎要,要变,变大了呢。”少年绷着张脸,结结巴巴地劝说着昏昏沉沉的女孩。

而她伸出了手,手指上指,“帮我看一下,那个是胡桃的冬芽吧?”她眨了眨突然失去光彩的眼睛,“我好像被太阳晃到眼睛了,有点,看不清。”

“是的呢,伊莉雅真厉害啊!”卫宫切嗣抱起女儿,“既然伊莉雅身体不舒服,艾米亚也想回家了,这一次不如先算做平手吧。”

“切嗣都这么说了,那真是没办法了呢,”伊莉雅皱着眉,眼睛里的神韵还没恢复过来,“艾米亚,这可是我作为姐姐让着……”

“伊莉雅!”

“姐姐!”



切嗣先抱着伊莉雅先回到家中,而艾米亚则负责敲开隔壁密医的家门。

“经过……令媛的身体机能似乎逐渐……”

艾米亚听不太清楚门外二人的谈话内容,他开始有些后悔答应伊莉雅过早的对探寻冬芽的请求。其实她或许也注意到了自己的状况,可是,这是当年自己被老爹带回家中后第一个开始玩的游戏。伊莉雅她对自己的到来都表现了极高热忱,她一直都很高兴自己能融入这个家。都因为这样,伊莉雅才会……

宽厚的手掌落在少年瘦窄的肩膀上,“伊莉雅会没事的,”中年人的话语里满是确定的语气,“就是今晚我大概得花点时间去深山里挖几味不常见的草药。所以,在我回来之前,照顾伊莉雅的事先得交托给你了,艾米亚。”

少年双眼噙着眼泪,用力地点了点头。



自从从“冬之圣女”羽斯缇萨·里姿莱希·冯·爱因兹贝伦口中得知了也许能让伊莉雅避免像爱丽一样早衰而死的方法,卫宫切嗣不得已暂时结束了自己的理想,开始踏上了寻找「金色的王」的路途。

人选并不难确定,那即是乌鲁克的第五位王,如今也只是十三四岁的少年,吉尔伽美什。据传言其母亲是神,而且这番言论曾被教皇所证实。民众敬畏着身为王的吉尔伽美什,为他献上黄金与粮食;信徒崇拜着身为神之子的他,为他传颂赞美的诗篇。

但在卫宫切嗣眼中,他只是女儿能够存活的中介性质般的人。

他从战场回来后就举家向皇城附近的村镇迁徙,同时也安排好了成功后逃脱的部署。这两年多来他一直在皇城城墙外居住,通过交易生活货物等方式进城收集信息。宫殿的纪律很是严谨,他摸到宫城只花了一个多月,而翻过这座墙,则耗费了他九个月的工夫,至于渗进内部,则又花费了他一年多的时间,之后的几个月,他勉勉强强探知到了王众多宝库的大概位置。

王的宝库繁多,他又在半个月前打探到了「神药」的所在,可是仍不能确定「神药」就是「不死药」。

但是伊莉雅等不了了呢,他有义务去冒着个险。

男人出门前留恋地看了一眼躺着的女儿,与养子的背脊,继而闭上双眼,再睁开时,他又变回了那个冷酷的猎杀雇佣兵。

——————————————

下一话就是闪闪了呢
好像写得太严肃了,以至于有一种漫长的展开的感觉(前后有因果关系吗……明明就是一次只能码一点字的缘故(ノへ ̄、)

评论(4)
热度(15)

© 行易桓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