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抄袭盗图盗曲(大写)
剧情解谜类手游爱好者
专注多年冷CP,开始自割大腿肉,期待文笔的提升

【双弓/中世纪au】于微光中01

注意:
没有写文基础的脑洞产物
设定和逻辑可能有bug
后文有其他cp提及


会以正义为理想的也许只有孩童和愚者吧。

在一次必要的“军资补充”后,那个男人看到了那个孩子。那孩子蹒跚着走在被洗劫的村民之间,他和他们似乎侥幸活了下来。

不,也许同反抗被杀的人一起死去才是无奈的幸福。

部分活下来的人望向北方,憎恶地谩骂着冬初的寒风与细雪,是它们让前线的战事不得不再次延长,是它们暗示军队“征用”边境居民的存粮,是它们使得在这个时节即使播种也无法尽快收获口粮。

而那个孩子,双眼失焦,颤抖着身躯迈过损毁的低矮栅栏。卫宫切嗣一眼看出了他的茫然与害怕,奇怪的是,他既不呼喊父母亲人,也不嚎啕大哭。

卫宫切嗣也有一个孩子,一个女孩,比眼前的这位大上一点。不过同行的军队里没有人知道这点。

看到这么一个孩子,他又一次担忧起了自己的女儿。伊莉雅是自己为数不多的珍宝,可是自己却不能给她一个父母俱在的童年。

在这男孩身上发生的事,是否有一天也会……

这忧虑实在是多余而又无用。卫宫切嗣很快偏回了头,跟上撤回营地的雇佣军部队。


他能真切地体会到痛苦,不是属于自己内心发出的感受,而是周围的人们的感受,不只是活着的,连着死去的那一份也直接冲击到他的心脏,震颤着他的灵魂。这迫使他不停地努力着让自己从这片土地上走出去。

他不止一次有过这种体验,被死亡、哀恸和愤怒贯穿,周遭总是无法停止的哭泣和咒骂。他不明白为何自己无法摆脱它们。

我要离开。他这么想着。

他拾起不知从何处而来的一点小小的希望,向着某个方向,缓慢地挪动着自己幼小的身体。


营地里,卫宫切嗣喝着粗制滥造的山芋汤。

最近的三个厨子,一个想在冬天之前逃回家看望家人,失败告终并以“叛逃罪”处死,另外两个由于知情不报,被判捆在刑架上每人三十鞭子,显然两个人没有熬到三十下就一命呜呼了。

大部分士兵都清楚这两人不论是否知情,两人的三十鞭子也会落下。总得有人来作为战事拖延、无法返乡的发泄口。只是三个顶不上用的厨子罢了。他们嚼着自制的馒头,难吃却还是发狠地咽了下去。只要手上有粮食,没有谁会在寒冬浪费。

战事拖延给整个军营弥散着一股焦躁的氛围。卫宫切嗣也不免有些苦恼,但是这于他而言并没有多少影响。

他吃完了自己的那份晚餐,就径直地回到自己的帐篷处。他是临时被雇佣过来的,自己带着一顶小帐篷和简易生活用具。一般来说,大部分士兵都不会来搭理这个沉默寡言、脸色阴沉的奇怪男人,可在进帐篷之前,他观察到了附近的野草被压出了一条行走轨迹,延伸过来,便直通他的帐篷。

按理说这个时间不会有命令下达。

他走近帐篷,手搭在了腰间的枪上,挑开帐门的那一瞬枪直接指向帐中的一个身影,卫宫切嗣霎时停下了扣动扳机的手指。

幽暗的月光从帐篷口探了进去,隐隐约约勾勒出了半个躺着的矮小的身形。

少年兵?

不。

卫宫切嗣端着手枪靠近一看,是那个有一面之缘的孩子。年幼的男孩躺在一块尚可保暖的毯子上昏睡,时不时在颤抖。

寻着行迹找来军营为家人复仇?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或多或少总是有想报仇的人,但是这牺牲必定有所值。

他的手指又一次扣上了扳机。

——————————————

自割大腿肉,闪闪应该还有一两话再出场(深深担忧有没有后续_(:з」∠)_)

评论(1)
热度(23)

© 行易桓云 | Powered by LOFTER